新冠状病毒肺炎引起的全球瘟疫大流行,已经无法挽回。前面我们在海外疫情的演变一文中所做的预测正在成为事实,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悲伤的结局。为什么欧美发达国家,拥有最先进的文明和技术,却显得群体性智商下降,最终放任疫情演变成这种程度?

png_1585383994772

各国疫情爆发数据趋势

新冠病毒是一个狡猾的敌人。它的高传染性,低致死率一度迷惑了很多人,而且它存在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这就使得任何国家的管理者几乎都会犯同一个错误:轻视它。我们看到,几乎所有国家的政府一开始都并没有像应对埃博拉这种烈性病毒一样来对待它。这造成了几乎在任何一个国家,新冠病毒都可以在早期有足够的时间肆意传播

png_1585386193991

高达25%的重症率(2020年2月16日武汉数据)

        其次,新冠疫情不是通过急性大量致死病人来摧毁社会,而是通过蓄势爆发,产生大量的重症患者,冲击医疗资源,从而引起社会恐慌,最终全面瘫痪一国的经济。在没有大规模爆发的时候,新冠病毒确实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号的感冒。因此,当感染人数不多时,崇尚自由民主的西方社会,很难一开始就做出过度反应。他们一定是被疫情被动的推动着向前走,最终你会发现政府的政策总会慢半拍。

        而一旦疫情全面扩散,开始形成社会冲击时,民主政体往往都是以添油式战术应对,一个一个议案,没完没了的讨论和争吵,当他们最终完全形成社会共识之时,一切悔之晚矣。

        应对新冠疫情,政府必须要有断臂求生的勇气,切不可优柔寡断。

        现有的西方政体中,美国是最有可能做到临机决断的,其总统实际行政权力比欧洲政体更加集中,可惜的是,如今的美国总统似乎完全没有把疫情当作一件民生危机,而是想方设法将其政治化,从而丧失了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先机。

 

标签: ,
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DataFocus企业大数据分析系统 原创文章,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https://www.datafocus.ai/3297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